師之持戒風範

佛陀教育基金會前任總幹事 簡豐文


  常師父在民國七十三年底,自美返台,當時佛陀教育基金會剛剛成立,基金會發起人──淨空法師邀請常師父當董事。由於淨空法師另外有一個講堂,無法兩頭兼顧,於是邀請常師父駐錫基金會,領導大家修行,因此促成了這段殊勝的因緣。簡豐文居士當時是基金會的總幹事,因此對師父留下相當深刻的印象。以下是簡居士所述,常師父當年的行誼。

  常師父持戒相當嚴謹,非常守時,他要求自己很嚴,對學員的要求也是很嚴。常師父還沒來之前,基金會本來中午有請人煮午餐,而且就像一般固定的幾菜一湯。常師父來了之後,統統改為羅漢齋--大鍋菜,大家輪流買菜、燒飯,餐桌上不准擺辣椒醬、醬油等佐料,常師父說那是貪欲舌根,假如舌根都控制不了,還談修什麼其他諸根呢?所以要先把舌根包在嘴巴裡邊,而我們之所以不能控制舌根,那是因為自己的貪欲使然,而佐料不過是增長貪欲罷了。剛開始的確有許多人都不習慣,但久了也慢慢適應了。吃大鍋菜有苦也有樂,每當輪到邱居士(即現已出家的密寶法師)燒飯時,大家都很高興,因為他很會料理,通常那一餐的飯都會不夠吃;另一位居士比較調皮,煮飯時,他會故意煮苦瓜湯、滷苦瓜……到時飯就會吃不下,剩很多。

  常師父一直是過午不食,對自己要求很嚴,但他不會強迫弟子也一定要如此。簡居士看到常師父,身體一向就不好,要講經、上課,又要講《菩提道次第廣論》,就勸他說:「師父您早上只有吃一點,中午又吃大鍋菜,遇到燒的菜都是苦瓜時,您也很頭痛,那樣營養是不夠的,所以您晚上一定要吃。」簡居士試圖說服常師父吃晚餐,告訴他:「以前的修行人在山上清修,空氣好,可以吸收宇宙能量,持午或許沒關係,但現在高樓林立,空氣又不好,整天有人向您請法,您又還要領眾,晚餐不吃怎麼行呢?」甚至連陰陽學的理論都搬出來了,常師父好像辯不過他了,就問他說 :「是你聰明呢?還是佛聰明?這是佛以祂的智慧制定的呢!」一點都不為所動,簡居士聽到師父這麼說,心想:「當然是佛聰明!」從此才不再堅持師父要吃晚餐了。

  師父的生活作息相當有規律,幾點起床、用功、靜坐或講課,幾點鐘會客,時間都算得相當準,時間未到,是不見客的,其他時間則關在房子裡精進、用功。常師父如此以身作則,大家看在眼裡,自然也會心生警惕,不敢放逸。

  有次一位居士會見常師父,那時如證法師等已隨他出家,還有一些居士弟子也在場,結束後,那位居士,想要供養,師父說:「不收,不收,請拿回去!謝謝!」那位居士臨走前告訴簡居士,常師父不收他的紅包。事後簡居士問師父:「人家那麼有誠意要供養,不收好像有點說不過去!」常師父回說:「他供養的時間不對!」因為當時有出家弟子在場,假若收下的話,弟子可能會認為,當師父還不錯,有紅包可收。所以他無非是為了要示範:「我們出家不是為了要收紅包的!」真正做到凡事就從自己首先做起。他剛從美國回台,以身作則,非常守時,分秒不差,要求弟子也很嚴,這是他跟隨仁俊長老多年,養成的好習慣。

  民國七十九年,常師父離開基金會,到南投福智精舍,但他一直擔任佛陀教育基金會董事,至今仍是駐會董事(相當於常務監事)。常師父對善法事業一向相當隨喜,對於基金會的決策總是予以支持、鼓勵及信任,每次開董事會,一定會親自參加,今年體力不行無法參與,仍不忘親自打電話告知原因,這種負責任、守戒律的風範,真是讓人恭敬,懷念不已!

chung08fall0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